人物

寂静的爱

时间:2014/5/12 14:30:05  作者:孟江海  来源:本站  查看:187  评论:0
内容摘要:一 在不曾料到的深夜,伴着突如其来的 仿佛被人抓住肩膀摇晃一样 的错觉,或者是恍惚, 和你有关的记忆,突然苏醒。 一直记得,在旧时的大学校园,鸽群从楼顶 呼啦啦掠过,会有深灰的影子掉下来, 落在绿莹莹的草地上,...
 
在不曾料到的深夜,伴着突如其来的
 
仿佛被人抓住肩膀摇晃一样
 
的错觉,或者是恍惚,
 
和你有关的记忆,突然苏醒。
 
一直记得,在旧时的大学校园,鸽群从楼顶
 
呼啦啦掠过,会有深灰的影子掉下来,
 
落在绿莹莹的草地上,发出清亮而煦暖的声响。
 
因为发生过深切的关联,那些声音在或暗或明
 
的时光中穿行,永远不停。
 
行行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再见安可知。
 
文弱而优雅的你,静静站在枝叶葳蕤的梧桐树底,
 
穿着薄云一样素淡的单衣,一脸温顺地把头垂低。
 
当你以压抑而哀婉的神色,决然为别离唱起悲歌,
 
那种带着病态似的哀恸,慢慢消失在清冷的风中。
 
当微弱的尾音彻底消失,我却觉得还有一丝迷离
 
尚且在耳畔回旋不已,对于你更多的影像,
 
无论我怎样在记忆深处搜寻,总是没能记住。
 
一再努力做着深呼吸,平静自己的情绪,
 
不愿再去胡思乱想,而那些在时间的长河上,
 
蜿蜒不息的音响,依旧能将过去和现在串联成行。
 
近十年了,对已经成家立业的我来说,
 
在内心深处,还一直给你留着温暖如春的净地。
 
心中的净地,只有鸽群、梧桐树、绿草地,以及你。
 
关于你的那些绚丽的场景,一直鲜明烙印在我心底,
 
仿佛被洪水淹没过的河滩上的磐石,那段记忆永远孤零零地
 
从滚滚激流中探出头来,让我觉得永远是那么无能为力。
 
所以很多时候,我宁愿把自己看作抛进深湖中的一尾鱼,
 
强制的记忆,遗忘的实质,借助文字才能记住点滴心绪。

地址:华阴市岳庙街    电话:4610000
陕ICP备00000000号
Powered by OTCMS V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