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华阴

河岳日星——往事悠悠话杨修

时间:2014/5/15 15:06:39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查看:265  评论:0
内容摘要:     聪明杨德祖,世代继簪缨。   笔下龙蛇走,胸中锦绣成。   开谈惊四座,捷对冠群英。   身死因才误,非关欲退兵。         杨修(1...
 
 
   聪明杨德祖,世代继簪缨。
 
  笔下龙蛇走,胸中锦绣成。
 
  开谈惊四座,捷对冠群英。
 
  身死因才误,非关欲退兵。
 
 
 
      杨修(175-219),字德祖,弘农华阴(今陕西华阴)人。东汉末期文学家,关西夫子杨震之玄孙,太尉杨彪之子,以学识渊博而著称。建安年间被举为孝廉,任郎中,为汉相曹操主簿。后因才见杀于曹操,时年四十又四。
 
     关于杨修的生平,《后汉书》记述甚少。《世说新语》中有几则故事,倒也能管窥一斑:
 
(一)杨修拆门
 
      杨德祖为魏王主簿,时作相国门,始构榱桷(cuījué),魏王自出看,使人题门作"活"字,便去。杨见,即令坏之。即竞,曰:"门中'活'、'阔'字;王正嫌门大也"。
 
     杨修任魏武帝曹操的主簿一职,当时正在修建相国府的大门,刚刚建好屋椽屋桷,曹操就亲自来视察了。看完之后,叫人在门上题了个"活"字就离开了。杨修看见后,就立刻叫人把门拆了。建成以后,他说:"门里加个'活'字,是'阔'字。魏王正是嫌门大了"。
 
(二)杨修啖酪
 
     人饷魏武一杯酪,魏武啖少许,盖头上题"合"字以示众,众莫能解。次至杨修,修便啖,曰:"公教人啖一口也,复何疑?"
 
  有人送给魏武帝曹操一杯奶酪,曹操吃了一点,就在杯盖上写了一个"合"字给大家看,没有谁能看懂是什么意思。按顺序传到杨修那里,杨修便吃了一口,说:"曹公教我们每人吃一口啊,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三)绝妙好辞
 
       魏武尝过曹娥碑下,杨修从。碑背上见题作"黄绢幼妇,外孙蓥(jī)臼"八字。魏武谓修曰:"解不?"答曰:"解。"魏武曰:"卿未可言,待我思之。"行三十里,魏武乃曰:"吾已得。"令修别记所知。修曰:"黄绢,色丝也,于字为'绝'。幼妇,少女也,于字为'妙'。外孙,女子也,于字为'好'。 臼,受辛也,于字为'辤',所谓'绝妙好辤'也。"魏武亦记之,与修同。乃叹曰:"我才不见卿,乃觉三十里。"
 
  魏武王曹操曾经从曹娥碑下路过,杨修跟随着他。看见碑的背面写着"黄绢幼妇,外孙齑臼"八个字。曹操就问杨修:"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杨修回答说:"知道。"曹操说:"你先不要说出来,让我想一想。"走了三十里路,曹操才说:"我已经想出来了。"他叫杨修把自己的理解另外写下来。杨修写道:"黄绢,是有颜色的丝,色丝合成一个'绝'字;幼妇,是少女的意思,少女合成一个'妙'字;外孙,是女儿的儿子,女子合成一个'好'字; 臼,是承受辛苦的事。受辛苦合成一个'辞'(辤)字:这就是'绝妙好辞'。"曹操也把自己的理解写下了,结果和杨修的一样,于是感叹地说:"我的才力赶不上你,竟然多想了三十里。"
 
 
  《后汉书·卷五十四· 杨震列传第四十四·杨修传》修字德祖,好学,有俊才,为丞相曹操主簿,用事曹氏。及操自平汉中,欲因讨刘备而不得进,欲守之又难为功,护军不知进止何依。操于是出教,唯曰:"鸡肋"而已。外曹莫能晓,脩独曰:"夫鸡肋,食之则无所得,弃之则如可惜,公归计决矣。"乃令外白稍严,操于此回师。脩之几决,多有此类。修又尝出行,筹操有问外事,乃逆为答记,敕守舍儿:"若有令出,依次通之。"既而果然。如是者三,操怪其速,使廉之,知状,于此忌脩。且以袁术之甥,虑为后患, 遂因事杀之。
 
       杨修,做为封建时代的一名谋士幕僚,堪称中子群体中的典型人物。若对其客观地评价,该君才华学识是出众超群的,在揣磨、分析、判断、预见丞相曹操心理活动方面,也是相当准确迅速敏捷的,并具有一定的前瞻性。杨修也正是因为这种先期预见的准确,才为此掉了脑袋,反丢了自己的卿卿性命。曹操杀杨修,并非嫉贤妒能,而是自有苦衷,或许我们知道的只是片面,曹操毕竟是一代奸雄,而杨修只是他南征北战的一个插曲而已,若说可惜,只能怪杨修糊涂一时,只看曹操爱才,而不揣摩主公之性,说简单一点,只能怪他选错了明主罢了。
 
     杨修一生著述颇丰,集结成册两文稿已失,今共存作品凡一十五篇。其中有《答临淄侯笺》、《节游赋》、《神女赋》、《孔雀赋》等等。
 
     杨修死后埋葬在陕西华阴市城区西南方向,古代叫"仁和堡" 村南(近代改为"河湾村"),当时立有墓碑一通,碑上书写"汉主簿杨修之墓"字迹可辨。由于没有录入省文物保护名册,后来河湾村在规划村民宅基时,将杨修墓包在村中,经请示在当地文物部门的主持下,将杨修墓碑改迁到村南魏长城遗址上。
 
 
 
附杨修作品:节游赋   尔乃息偃暇豫。携手同征。游乎北园。以娱以逞。钦太皞之统气。乐乾坤之布灵。诞烟熅之纯和。百卉挺而滋生。谷风习以顺时。桡百物而有成。行中林以彷徨。玩奇树之抽英。或素华而雪郎。或红彩而发赬。绿叶白蔕。紫柯朱茎。杨柳依依。钟龙蔚青。纷灼灼以舒葩。芳馥馥以播馨。嗟珍果之丛生。每异类而绝形。禀翀和以固植。信能实而先荣。于是回旋详观。日周意倦。御于方舟。载笑载言。仰沂凉风。俯濯纤腕。极欢欣以从容。乃升车而来反。  
 
出征赋     嗟夫吴之小夷。负川阻而不廷。肇天子之命公。总九伯而是征。整三军而饬戒。殄征夫而叛惊。舫翼华以鳞集。苍鹰杂以星陈。塞川原而上下。蔽城隍而无垠。于是州牧覆舟。水冲戒事。饬师就部。乃讲乃试。信大海之可横。焉江湖之足忌。公命临淄。守于邺都。侯怀大舜。乃号乃[上莫下言]。茂国事之是勉兮。叹经时而离居。企欢爱之偏处兮。独搔首于城隅。 泛从风而回舻。徐日转而月移。旆已人乎河口。殿尚集于园池。处者□垂拱而基安。观者若结驷□□□
 
许昌宫赋    于是仪北极以构橑。希形制乎太微。□□□□□□。结云阁之崔嵬。植神木与灵草。纷蓊蔚以参差。尔乃置天台于扆角。列执法于西南。筑旧章之两观。缀长廊之步栏。重闺禁之窈窕。造华盖之幽深。俭则不陋。奢则不盈。黎民子来。不督自成。于是天子乃具法服。戒群僚。钟鼓隐而协鸣。警跸嘈而响起。晻蔼(文选陆倕石阙铭注作晻暧。)低徊。天行地止。以入乎新宫。临南轩而向春。方负黼黻之屏风。凭玉几而按图书。想往昔之兴隆。华殿炳而岳立。
 
神女赋    惟玄之逸女。育明曜乎皇庭。啄朝霞之芬液。澹浮游乎太清。余执义而潜厉。乃感梦而通灵。盛容饰之本艳。奂龙采而凤荣。翠黼翚裳。纤谷文袿。顺风揄扬。乍合乍离。飘若兴动。玉趾未移。详观玄玅。与世无双。华面玉粲。韡若鞭蓉。肤凝理而琼絜。体鲜弱而柔鸿。回肩襟而动合。何俯仰之妍工。嘉今夜之幸遇。获帷尝[尝当作裳]乎期同。情沸踊而思进。彼严厉而静恭。微讽说而宣谕。色欢怿而我从。
 
 
    孔雀赋     魏王园中有孔雀。久在池沼。与众鸟同列。其初至也。甚见奇伟。而今行者莫。临淄侯感世人之待土。亦咸如此。故兴志而作赋。并见命及。遂作赋曰。 有南夏之孔雀。同号称于火精。寓鹑虚以挺体。含正阳之淑灵。首戴冠以饬貌。爰龟背而鸾颈。徐轩翥以俛仰。动止步而有程。   
 
 答临淄侯笺     修死罪死罪:不侍数日。若弥年载。岂由爱顾之隆。使系仰之情深邪。损辱嘉命。蔚矣其文。诵读反复。虽讽雅颂。不复过此。若仲宣之擅汉表。陈氏之跨冀域。徐刘之显青豫。应生之发魏国。斯皆然矣。至于修者。听采风声。仰德不暇。自周章于省览。何遑高视哉。伏惟君侯。少长贵盛。体发旦之资。有圣善之教。远近观者。徒谓能宣昭懿德。光赞大业而已。不复谓能兼览传记。留思文章。今乃含王超陈。度越数子矣。观者骇视而拭目。听者倾首而竦耳。非夫体通性达。受之自然。其孰能至于此乎。又尝亲见执事。握牍持笔。有所造作。若成诵在心。借书于手。曾不斯须。少留思虑。仲尼日月。无得逾焉。修之仰望。殆如此矣。是以对 鹖而辞。作暑赋弥日而不献。见西施之容。归增其貌者也。伏想执事。不知其然。猥受顾锡。都使刊定。春秋之成。莫能损益。吕氏淮南。字直千金。然而弟子箝口。市人拱手者。圣贤卓荦。固所以殊绝凡庸也。今之赋颂。古诗之流。不更孔公。风雅无别耳。修家子云。老不晓事。强着一书。悔其少作。若此。仲山周旦之俦。为皆有愆邪。君侯忘圣贤之显迹。述鄙宗之过言。窃以为未之思也。若乃不忘经国之大美。流千载之英声。铭功景钟。书名竹帛。斯自雅量。素所畜也。岂与文章相妨害哉。辄爱所惠。窃备蒙瞍诵咏而已。敢望惠施。以忝庄氏。季绪璅璅。何足以云。反荅造次。不能宣备。修死罪死罪。
 
司空荀爽述赞     生应正性。体含中和。笃诚宣于初言。明允朗于始察。是以在童而显奇。渐一纪则布名。须幼之可师。甘罗之少者。何以逾公之性量乎。砥心六经。探索道奥。瞻乾坤而知阴阳之极。载而集之。独说十万余言。士林景附。群英式慕。由毛羽之宗鹏鸾。众山之仰五岳也。昔楚思叔敖而作歌。郑讴子产而兴叹。瞻望弗及。作词告思。 词曰    爰在大汉。挺荀作贞。其德允明。诞发幼龄。行蠲体洁。如玉之莹。确乎其志。乃励乃清。遂陟司空。天子是毗。惟君之德。朋僚所咨。清水平土。茂哉是力。将混六合。绳以正直。散以礼乐。风以道德。
 
 
 
上一篇:“卢前王后”杨颖川
下一篇:没有了
本类推荐

地址:华阴市岳庙街    电话:4610000
陕ICP备00000000号
Powered by OTCMS V2.82